听蔡赟讲技术:直线球不是万能的混双的能力不止靠它

听蔡赟讲技术:直线球不是万能的混双的能力不止靠它

我始终认为,职业羽毛球球员都是能力很强的人。对于混双这个羽毛球项目中最特殊的一项,我觉得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意识、出球线路和跑动。相比之下,能力反而排在这几个因素之后。

正如对各体育项目中高水平运动员的欣赏一样,我们不仅惊叹于他们的能力之强,更折服于他们总能将超强能力和谐地表现出来。关于这一点,在国家级教练员培训教材中也有所体现,这是对高水平球员教学方向的要求。

落实到具体项目尤其是混双比赛中,这种应用方面的能力,就来自于我们刚才所说的意识、出球线路和跑动。

在这里,我想谈的人物是已经离开韩国国家队的高成炫同学。在退出韩国队之前,他的混双搭档金荷娜是在各方面都最接近罗景民的球员。强强联合,使得多年来这对组合取得过很多好成绩。观察他们在球场上的表现,我总感觉他们有点像两口子说不清楚谁当家一样,在比赛上根本体现不出到底谁的能力更强,谁是大腿。

如果站在对手的角度,离开国羽不久的老将徐晨和正值当打之年的郑思维绝对是最适合用来对付高成炫的人选。虽然他们两人在身高上有很大的差距,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都是跑动范围特别大的球员。

谈到这里,我们就不难说出这大概就是高成炫最根本的弱点了。事情不是只有黑白,因此我不是说高成炫打球不尽力,事实上他是劳模型球员的典范。因为他的勤勉,我们几乎很难看得到他靠忽悠赢下比赛,他的跑动也很多,只不过这个“多”在客观上没有到达混双应有的标准,显得多而不精。

中国文字以象形为多,其中“男”字的下半部分是个力字,这也很明显地说明男人就是卖苦力的嘛,男球员不多跑点谁跑呢?要知道像赵云蕾这种兼具身高和速度的女球员是不可多得的。

我想说的是,羽毛球场上的跑不仅仅体现在跑动的量上。总看比赛的人都会有所体会,看起来徐晨似乎没有跑很多,那是因为他身材高大,因此在相同的覆盖面积之中,肯定会感觉徐晨都是一两步接球;而郑思维就像超级玛丽一样,会因为他的不辞劳苦得到大家的赞赏。实际上,他们的覆盖面积都很大,速度也是一样的。印尼队的阿玛德也是跑动能力超强的球员,他的跑动至少是纳西尔的两到三倍。

相比来说,高成炫不足够的跑动造成的是金荷娜的管理区域比一般的混双女球员大。这似乎是韩国队的传统,现在的罗景民教练当年就是能者多劳的典型代表。但女球员总是在速度和力量上稍逊于男球员,这是无法改变的。如果她们跑得太多,就不可避免地会接更多的球,那么竞争力也就无可避免地被削弱了。

因此,整体而言混双最理想的跑动模式是男生追着球跑,女生则守株待兔;最有效率的得分,是我完成了所有的历史使命,轮到你正好打死。

我想说的是,高成炫跑动不足的原因是他直线球过多。他总是不希望比赛发展到金荷娜的那一侧,无论进攻还是防守,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直线出球。同时,高成炫还秉承了韩国双混球员出色的抽挡能力,他很少做软挡处理,这形成了对手进攻他的时候,几乎不用跑,而对手被他进攻的时候,完全不用跑。

问题在于,虽然高成炫自己具备非常强硬的直线对抗能力,但直线球不好换位,也很难制造双方的跑动变化,所以金荷娜经常出现反复进退也冲不上去的情况。也就是说,从防守转入进攻,他们要花费比较多的拍数,这势必带来过多的体能消耗,由此可见,他们得的每一分都是血汗钱啊!

其实,弱侧防守不力一说是个相对概念。你让对方的男生一直和弱侧保持对角,但是缺乏跑动的影响,以当今世界一线球员的能力,杀个两三拍也是要出问题的。所以,可怕的不是受攻,而是被对方在一个地方或者一条线上肆无忌惮地攻。

利用对角球路调动对方,迫使对方男生在高速大范围移动中出现回球质量下降,从而减轻防守压力,并更快地摆脱防守转入进攻队形,始终是不可以丢弃的混双战术方针。在这一点上,我们的郑思维是非常出色的。

以上就是我个人对高成炫的分析。参考别人的经验,取长补短,我想说的是直线球真的不是万能的。

纠正高远球动作(二):处理好人与拍子的关系,握拍得讲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