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最伟大的间谍盗取1600份情报改写战局56年后身份浮出水面

二战最伟大的间谍盗取1600份情报改写战局56年后身份浮出水面

原标题:二战最伟大的间谍,盗取1600份情报改写战局,56年后身份浮出水面

近段时间,某视频网站的博主成为全网热议焦点。这位博主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自诩出身通辽,用一只活泼可爱的老鼠代替头像。

该博主讲述的内容不是当下热门的游戏、科技、体育,而是偏有些冷门的近现代历史,其中穿插古代史。

该博主的视频里出现了许多被遗忘于历史长河中的高级间谍,这些间谍有的是为敌人工作,还有的是为盟军工作,直接影响了二战的进程。

这些系列视频幽默诙谐,引起不少网友热议,留下了“天下谁人不通共”等许多网络名言。

然而,若说谁是二战中影响力最大,或直接改变整个战局的间谍,有一人应该能担此殊荣,他就是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间谍——弗里茨·科尔贝。

1900年,弗里茨·科尔贝出生在德国首都柏林。有的人出生在牛马,可弗里茨·科尔贝却出生于罗马。父母是高级知识分子,家风良好、条件富裕。

俗语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但弗里茨·科尔贝的学习成绩却一直马马虎虎,高中毕业后,弗里茨·科尔贝进入铁路部门工作,成为一名蓝领。

这可把父母急坏了,老人都希望后辈成龙成凤。于是,弗里茨·科尔贝的父母为他开小灶,恶补文化知识。

经过父母的不懈努力,弗里茨·科尔贝考入夜校。毕业后,25岁的他因为会英语,从而进入德国外交部工作,于1926年先后在德国驻马德里、开普敦等地领事馆工作。

如果没有出现大的变故,弗里茨·科尔贝大概会一直辗转德国驻各地领事馆,然后慢慢升职。

然而在1939年,欧洲地区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军事活动,德国闪击波兰,开辟东西两线战场,正式揭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远在南非的弗里茨·科尔贝还被蒙在鼓里,眼看德国人成为众矢之的,他赶忙离开南非,返回柏林老家,在负责外交部与国防部最高统帅部之间联络的特任大使卡尔·里特尔身边工作,接触到许多纳粹德国重要的政治和军事文件。

平心而论,已经40岁,头发还没剩几根的弗里茨·科尔贝,绝对是高攀了这份工作。

德国外交部之所以会选择弗里茨·科尔贝,不外乎看重他家世清白,又是柏林当地人。最关键的一点,弗里茨·科尔贝没有加入任何党派,能被纳粹党利用。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弗里茨·科尔贝这个秃头中年男人也有着与别人不同的想法。

当时德国全国上下正陷入战争的狂热,许多年轻人与知识分子支持希特勒,认为他能带领德国摆脱困境,成为世界霸主。

还有不少抵抗运动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军官认为希特勒背叛德国。总之,当时社会上各种思想五花八门,谁都不服谁。

弗里茨·科尔贝的想法与大多数人都不同,他始终坚信德国自身力量强大,全体民众肯吃苦耐劳,依靠自身力量就能在国际社会获得尊重。

同时,弗里茨·科尔贝主张人人平等、摆脱。就这样,弗里茨·科尔贝这位德国外交部官员,居然生出了类似的念头。

由于弗里茨·科尔贝迫切希望德国摆脱,1943年8月,弗里茨·科尔贝利用出差机会,携带186页关于德国外交部的绝密文件,来到瑞士伯尔尼英国理事馆,明确提出要见情报最高负责人。

工作人员不敢怠慢,将弗里茨·科尔贝带进了情报部门负责人亨利·卡特·怀特的办公室。

怀特冷冷地盯着弗里茨·科尔贝,他完全不相信眼前这个中年秃头男人是纳粹德国外交部高级官员,身上还有近200页的绝密文件。

即使弗里茨·科尔贝同意让怀特预览文件,因为里面记载的相关信息太过劲爆,即使是三流小报记者都不敢这么编。

看着看着,怀特认为自己受到羞辱,他大声对弗里茨·科尔贝喊着:“这位先生不要把我当傻瓜,我知道你是纳粹派来的双面间谍,请你赶紧出去,我才不会上当。”

第二天,弗里茨·科尔贝尝试联系美国情报部门。他委托一位好友,陪同自己去与美国人接洽。

经过一番波折,弗里茨·科尔贝见到了美国驻瑞士情报局的负责人艾伦·杜勒斯。

刚一见面,弗里茨·科尔贝冷静地说:“晚上好,两位先生,我是弗里茨·科尔贝,曾在德国国家铁路局工作,现在在德国外交部工作。我有机会搜集德国国防军通过外交部递交的重要文件,特别是能看到德国国防军成交给纳粹外长的绝密文件,我想这些对你们应该有所帮助。”

艾伦·杜勒斯和陪同的两位美国官员面面相觑。一来,他们怀疑眼前这个中年男人所说的真实性。二来,他们很疑惑,既然弗里茨·科尔贝能接触这么多秘密文件,他肯定是德国外交部的重要官员,那为何还会吃里扒外找到我们呢?

正在艾伦·杜勒斯陷入思考的时候,弗里茨·科尔贝竹筒倒豆子,和盘托出他的真实目的。为了增加彼此信任,弗里茨·科尔贝当即从裤腿里掏出一卷微型胶卷,递给艾伦·杜勒斯查阅。(微型胶卷里装着就是那186页纳粹文件)

艾伦·杜勒斯是经验丰富的间谍加情报官员,他接过来一看就清楚了这些重要情报的真实性。

艾伦·杜勒斯并没有表现得特别高兴,他反问弗里茨·科尔贝:“你为何要将这些情报提供给我们?难道你是反纳粹秘密组织成员吗?”

弗里茨·科尔贝坦率地回答:“我不是任何党派、任何组织的成员,你有这种怀疑是可以理解的。换位思考,我也无法相信一个陌生美国人提供的情报,但我肯定不是双面间谍。”

直到第二天凌晨3点谈话才结束,弗里茨·科尔贝独自一人离开瑞士返回德国。同一时间,艾伦·杜勒斯与其他美国情报专家开始对弗里茨·科尔贝提供的情报进行研究。

他们最终判断出这是一批纳粹德国的绝密情报,有着惊人的价值,甚至能够改变二战进程。

随后艾伦·杜勒斯将这些情报送到了罗斯福的手里,罗斯福阅读后明确表示,该情报真实性不容置疑,当即指示要把弗里茨·科尔贝培养成美国最重要的间谍,让他继续安插在德国外交部内,以便今后长久的为美国效力。

于是,美国战略勤务办公室正式启用弗里茨·科尔贝,将其命名为“乔治·伍德”。此时已经返回德国的弗里茨·科尔贝得到美国情报,他开始全力为新东家搜集各种文件。

从1943年8月至1945年,弗里茨·科尔贝先后将1600份机密情报交给美国。那位与弗里茨·科尔贝接洽的艾伦·杜勒斯长官,因为这些情报得到重用,后来青云而上,成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

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屡次为美国传递情报的弗里茨·科尔贝差点出现意外。

就当警察开始对弗里茨·科尔贝车厢进行仔细询问搜查时,他急中生智地说:“我是外交部秘史,身上装的都是绝密文件,你若敢拆封,自己去向元首交代。”

通过这一次意外,弗里茨·科尔贝与美国方面开始确定了“第三方”的联系方式。

“第三方”联系方式就是弗里茨·科尔贝利用微型间谍相机记录更多情报,通过另一个可靠的朋友或者其他间谍进行传递。

总而言之,弗里茨·科尔贝为盟军提供的这1600份绝密情报,堪称价值连城。对于科尔贝提供这些情报的价值,美国政府在解密后的正式评价是:这些情报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缩短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战场的时间。

二战结束后,经过一年多的归类整理,美国战略情报局认为这1600份情报大致会归为三类。

第一,弗里茨·科尔贝是第一个将纳粹对欧洲犹太人进行大屠杀的消息通知给其他盟国。

第二,日本与德国同作为轴心国,信息频繁往来。弗里茨·科尔贝得到了一份完整的日本海军战斗部署图,还有一份完整的日本海军舰通信密码。美国海军得到这份情报后,轻而易举地打赢了太平洋海战。

然而,二战结束后,弗里茨·科尔贝想从美国返回新成立的德国外交部继续工作,却遭到原纳粹分子种种阻挠。

1951年,苏黎世一家报纸公布了有关于弗里茨·科尔贝的种种详细资料,以及他与美国达成的情报转移协议。德国外交部当即明确表示,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录用弗里茨·科尔贝。

英国、美国方面虽然暗地里给弗里茨·科尔贝资助些钱,别的方面却没有对他给予帮助。已然成为“叛国者”的弗里茨·科尔贝不得不背井离乡前往瑞士,成为一名普通销售,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

1970年,弗里茨·科尔贝在伯尔尼因病去世,只有10多个人出席他的葬礼。

没有任何人公开承认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做出如此大的贡献,许多德国人甚至至今仍认定他是一个叛国贼,但科尔贝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没有丝毫的后悔。

直到2001年3月18日,英国《星期日》和美国媒体以显著的版面刊出一段惊人的历史真相:一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潜伏在纳粹德国外交部的间谍向盟国提供了上至德国军队作战方案、日本海军作战部署,下至纳粹大屠杀真相等价值不可估量的情报。

人们这才了解到弗里茨·科尔贝的传奇一生,而这距离二战结束早已过去了56年。

为了纪念他为二战做出的贡献,于是以他的真实经历为原型,推出了许多小说、影视作品,并赞誉他为“二战中最伟大的间谍”。

但是这又如何?真正的英雄弗里茨·科尔贝早就长眠于地下,那些反战分子却在政府内部身居高位。看来,弗里茨·科尔贝自始至终都没有帮助德国摆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