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失联前音频:飞机看着要散架了 萨拉父亲很绝望

萨拉失联前音频:飞机看着要散架了 萨拉父亲很绝望

腾讯体育1月23日讯 当地时间本周一晚间,卡迪夫城新援萨拉搭乘的私人飞机,在穿越英吉利海峡时失联,目前萨拉仍然没有被搜救队员寻获。阿根廷《奥莱报》,公布了萨拉在飞机失联前发送到聊天群中的一段音频。萨拉当时似乎已经预感飞机要坠落了,他坦率承认自己很害怕。

在WhatsApp聊天群中,萨拉先发了这样一条语音:“嗨,小兄弟们,你们这些疯子过得好不好?兄弟们,我真的太累了。我在南特做这种那种的事情,没完没了,就是没完没了。我乘坐的飞机,看起来就快要散架了。我要去卡迪夫城了,这简直疯了,明天下午我就要在新球队参加训练了。”萨拉甚至在发语音时打起了呵欠,他声音显得相当慵懒,处理转会事宜显然让他非常疲劳。

不久之后,萨拉又发了一段音频:“伙计们,你们怎么样啊?都还好吧?如果在一个半小时之内没收到我任何消息,我觉得也许该派人来找我了……爸爸,我真害怕!”这是萨拉发出的最后一条消息,从此之后他就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我很绝望,”萨拉父亲奥拉西奥在接受阿根廷电视台采访时说道,“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希望能收到好消息。转会卡迪夫城,对他而言是个重大的进步,他是个一直在努力的好孩子,他也是个谦逊的小伙子。我仍然感觉一切都不可理解,他面前有着美好的未来,他即将实现所有的梦想……”

在萨拉搭乘的这家私人飞机失联之后,英国皇家海岸警卫队和根西岛海岸警卫队立刻开始了联合搜救。最新消息称,失联航班上的部分漂流物已经在大海中被发现,但没有任何幸存人员的迹象。根西岛警方已经在推特上给出了明确说法:“在漂流物上,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幸存人员的迹象。如果他们是在水中着陆的话,他们现阶段仍幸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飞机失联时,恰好发生了阵雨。尽管阵雨不太大,风速也不算太快,但这种天气对于失事者仍然会是致命的。如果萨拉和飞行员跳伞进入海水中的话,他们很可能在短时间内被冰冷刺骨的海水冻死。英格兰《每日邮报》甚至直言不讳的指出,萨拉已经被推断为“去世人员”了。(宋伟)

人民网讯 据法新社报道,一架从法国南特飞往威尔士·卡迪夫的轻型飞机21日晚从英吉利海峡上方的雷达上消失,英超联赛新外援埃米利亚诺·萨拉(Emiliano Sala)在该飞机上。 报道说,法英双方动员了各方力量来寻找海上踪迹

萨拉飞机失联情况 据英国与法国多家媒体22日报道,刚刚从法甲南特队转会至英超球队加的夫城的阿根廷前锋萨拉乘坐的小型飞机21日晚在飞跃英吉利海峡时与塔台失去联系。

小站镇位于天津市津南区境内,在天津市东南,东临渤海,位于大沽海防与天津城厢中间,系京津屏障,进能挡关,退可纵横,乃历代兵家屯兵及防御之地。1870年天津教案爆发后,直隶总督李鸿章调下周盛传部盛字军屯防于直隶青县的马厂练兵,同时负责修建新城炮台

天津的别名就是“津沽”。此名源于天津七十二沽。天津地区为九河下梢,号称“七十二沽”,如塘沽、汉沽、葛沽、咸水沽、丁字沽、大直沽等。其实“七十二”并非确数,只是泛称而已

小站镇位于天津市津南区境内,在天津市东南,东临渤海,位于大沽海防与天津城厢中间,系京津屏障,进能挡关,退可纵横,乃历代兵家屯兵及防御之地。1870年天津教案爆发后,直隶总督李鸿章调下周盛传部盛字军屯防于直隶青县的马厂练兵,同时负责修建新城炮台。为了方便交通,盛字军在马厂至新城间修筑一条马新大道,沿途分驿站,每20公里设一大站,每5公里设一小站,于是这个小镇有了它别致的名字——小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