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诺和伽利略的不幸遭遇

布鲁诺和伽利略的不幸遭遇

北宋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河北闹“月球绕着地球转,地球绕着太阳转”,这在今天看来,是再简单不过的常识,然而,大约半个世纪以前,它却被当成是大逆不道的“异端邪说”。提出这种学说(日心说)的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为了避免遭受迫害,直到临死前才将阐述这种观点的《天体运行论》拿出来发表。果然不出他所料,此书不仅被列为,而且信仰和宣传日心说的人也遭到了无情的。进步科学家布鲁诺和伽利略就是受害者中的二人。布鲁诺被活活烧死在罗马广场,而伽利略也被逮捕和监禁,受折磨而死。

北宋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河北闹“月球绕着地球转,地球绕着太阳转”,这在今天看来,是再简单不过的常识,然而,大约半个世纪以前,它却被当成是大逆不道的“异端邪说”。提出这种学说(日心说)的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为了避免遭受迫害,直到临死前才将阐述这种观点的《天体运行论》拿出来发表。果然不出他所料,此书不仅被列为,而且信仰和宣传日心说的人也遭到了无情的。进步科学家布鲁诺和伽利略就是受害者中的二人。布鲁诺被活活烧死在罗马广场,而伽利略也被逮捕和监禁,受折磨而死。

迫害布鲁诺和伽利略的,是基督教会的宗教裁判所。他们之所以对日心说切齿痛恨,是因为按照基督教的神学理论,地球是上帝创造的宇宙中心,而日、月、星、辰都是上帝用来点缀宇宙的装饰品,这就是所谓的地心说。它是基督教神学的根基之一,长期以来,都被教会奉为经典。现在有人胆敢质疑地心说并公然主张与之相对立的日心说,教会当然无法容忍。问题是基督教会是宗教组织,它怎么可以设立裁判所并且如此轻而易举地就剥夺人的生命呢?原因就在于,基督教不是一个普通的宗教,它在中世纪的西欧影响非常广泛,势力极其强大,甚至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完整的法律体系——教会法。

教会法以基督教为依托,基督教的扩张是其产生和发展的动力。基督教源于犹太教,公元1世纪兴起于罗马帝国统治下的巴勒斯坦,其早期的教义是宣扬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充满了藐视富人、仇视统治者的反抗精神,因而受到罗马当局的残酷。2世纪以后,大量的有产者加入教会并取得了领导权,使教会的教义发生重大变化,更多地宣扬“君权神授”,要求人们忍耐和服从。于是罗马统治者一改先前的政策,转而支持和利用基督教。313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颁布敕令,明确宣布承认基督教的合法地位,这成为基督教历史的一个重大转折点,从此,教会开始逐渐发展自己的势力。

教会有非常严密的组织和纪律,它不仅管辖教徒的精神生活,而且把教徒之间的纠纷也看作是教会内部的事情,因而形成了由主教来进行裁判而不诉诸于世俗法院的惯例。333年,主教裁判权得到了罗马帝国的正式确认,教会法就是在这一基础上逐渐形成的。

380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宣布基督教为国教,教会法也随之获得了长足的发展。395年罗马帝国一分为二,476年西罗马帝国被日耳曼人灭亡,教会也遭到重创,但是随着日耳曼诸国君主的扶植以及人们对基督教信仰的接受,教会势力又重新抬头。这一时期的教会法接受了某些地方法规,管辖范围也相应扩大,不仅适用于教徒,对世俗居民也具有强制性,这就初步奠定了教会法的地位。9世纪以后,西欧进入四分五裂的封建割据时期,教会乘机扩张势力,此时教会法也日臻完善,并于12世纪、13世纪时发展到顶峰。

教会法以基督教的经典《圣经》为最基本的法律渊源,《圣经》的内容主要是有关上帝造物以及上帝创立的世界秩序,因而教会法与神学密切相关,在本质上它就是一种神权法。教会法所关注的调整对象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是人与他的创造者——上帝之间的关系;教会法中的违法,也首先不是指人的行为对人们之间关系以及世俗世界秩序的破坏,而是对上帝的不敬以及对上帝所创立的秩序的触犯。

一、神职人员的教阶、权利和义务。这是教会法特有的,也是其最基础的制度。教会法设立了森严的教阶结构,规定教阶分为大教职和小教职两级,前者包括教皇、大主教、主教和神父,后者包括修士和修女。神职人员是上帝的仆人,享有获得神品以及领取恩俸的权利、世俗兵役豁免权和司法特权等,与此同时,他们也必须遵守上帝制定的规则,即要宣传教义、忠诚履行教职、进行自省和忏悔、保持独身和坚守贞操等。若有违反,轻者被贬黜,严重者则可被开除教籍。

二、债法制度。《圣经》把放债和牟利视为一种罪恶,所以教会法严禁高利贷行为。另外,教会法还规定,凡经当事人宣誓的契约,必须要严格履行。因为宣誓是对上帝的承诺,不实现对上帝的承诺,债务人的灵魂势必得不到拯救。

三、婚姻家庭制度。教会法从“结婚属宣誓圣礼之一”的教义出发,把婚姻看成是“神圣契约”,是上帝的安排,由此引发出“一夫一妻”和“不准离婚”的原则。关于这一制度有个著名的例子,9世纪的时候,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罗退尔欲与其皇后离婚,已经宣布了废黜皇后,但却遭到教皇的干涉,最终不得不听命于教皇,娶回废后。

四、犯罪和刑罚制度。教会法里的犯罪和世俗意义上的犯罪有不同的含义,教会法所认定的犯罪必须是对“上帝的法律”的违反,也就是与基督教教义相悖的行为。其中异端、信奉异教、别立教派、亵渎圣物等被视为最严重的犯罪,广泛适用死刑。将布鲁诺和伽利略的宗教裁判所就是教会在13世纪时设立的一个专门用来反基督教分子和异端分子的机构,它在西欧横行了500年之久,仅在西班牙一地就有38万人被判为异端罪。教会法所惩罚的其他一些犯罪还有放高利贷、施行巫术、同性恋、通奸、偷盗等,这些行为都是基督教教义所禁止的,但是相对轻微,教会法从基督教所宣扬的“上帝爱人”这个前提出发,同时也注意对违规者进行灵魂感化和道德矫正。

在西欧中世纪,这种与神权密切联系的教会法具有极大的权威,其适用范围超出了教会本身和国界的限制,凌驾于世俗法之上。15世纪以后,由于君主专制制度的确立以及宗教改革运动的冲击,教权开始旁落,教会法的适用范围也大大缩小。资产阶级革命后,各国奉行政教分离原则,国家法律实现了世俗化,教会法的管辖范围就萎缩到精神和道德领域了。但是,教会法的基本原则和价值观念早已为西方法的发展打下了深深的烙印,直至今日,西方各国的立法和司法仍深受教会法的影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