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中超总结②:外援定天下 应清扫中间商净化足坛

2022中超总结②:外援定天下 应清扫中间商净化足坛

2022赛季中超联赛已经落幕,虽有升班马武汉三镇上演“三年三冠”的奇迹,但“后金元时代”的中超似乎依然在短时间内难以摆脱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的铁律——外援定天下。没有外援的广州队与河北队不出意外地降级;而三镇与泰山双雄搏杀,直至最后一轮才定天下,恰恰也是各自的外援起了决定性作用。所以,“中超靠外援”的基本规律始终未曾变过。

疫情冲击下,2022赛季中超联赛相对前两年更为冷清与惨淡,各俱乐部受母公司或企业的影响,普遍不景气,欠薪成为“老大难”。但即便是再困难,俱乐部依然还是想着引进外援或更换外援。当然,身价方面肯定无法与“金元时代”相比。不管是球队教练抑或是俱乐部的管理人员都很清楚:球队离开了外援,靠本土球员基本很难有所作为。所以,在二次转会窗口开启后,先前以全华班出战的大连人尽管补充引进了门将吴龑等本土球员,但还是把外援名额用上,一口气引进4名外援。只是,这4名外援整体发挥一般。而大连人在2022赛季初引发的“压着打”的热议,也因为外援的越发不给力而趋于平息。

提及大连人赛季中期引援,只是想说明中超各队对外援的依赖程度。赛季初同样也是靠着全华班硬扛的广州城,在连续两次更换主教练后,李玮锋也算是完成了职业教练生涯中的二次保级使命,但外援吉列尔梅、卡尔多纳两人在后半阶段的归队后所起到的作用,恐怕不能低估。至于上海申花,尽管更多的场次都是全华班阵容出战,但喀麦隆外援巴索戈在上半年多场关键性比赛的进球,尤其是主罚点球的命中率,为申花抢到了足够的分数,所以中国足协执行欠薪扣分政策时,申花俱乐部方面也多少有些无所谓了。

整个赛季一直以全华班出战的广州队在“二转”期间更换了主教练,让功勋球员郑智回归并重新挂帅,而且也补充报名了蒿俊闵、李学鹏、张修维、荣昊、黄博文、张成林等众多老资格球员,尽管球队实力有提升,但因为没有外援的主导,广州队最终还是难逃降级厄运。至于河北队,“二转”期间更是连本土球员都没有补充,就靠着一批青年军维系,最终创下了连续23轮连败与不胜纪录,最早锁定降级名额。

实际上,但凡广州队、河北队稍微花一点钱,引进物美价廉的实用型外援,一如广州队当初从中甲杀回中超时所引进的像穆里奇、克莱奥或是沧州雄狮的坎特这样的实用性外援,则整个队伍的成绩可能都会完全不同。毕竟广州队全年仅收获24球、河北队则更是只进了18球。

金元时代中超联赛的优秀外援基本集中在广州队与河北队,尤其是锋线上几乎是清一色的大牌外援,本土球员甚至连配角都很少有机会。但在后金元时代,两家俱乐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彻底摒弃外援。于是,降级恐怕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更能够说明问题的恐怕当属沧州雄狮。第一阶段联赛中,沧州与河北、广州队、广州城等几乎属于难兄难弟,成绩相当不理想。加上中后卫外援苏祖受伤,就靠奥斯卡一人在锋线上折腾,效果不佳。“二转”期间,俱乐部从哈萨克联赛中挖来了坎特、朱可夫以及奥乌苏等新外援。结果,坎特首次首发便上演大四喜,从领头羊武汉三镇身上抢走三分,这极大地鼓舞了球队军心与士气。最终,坎特以14球名列射手榜第6,原先被球队作为锋线得分重点依赖对象的奥斯卡在坎特等人加盟后,则摇身一变成了球队助攻王,过去一个赛季总共助攻8次,与国安的张稀哲、梅州队的科索维奇并列助攻榜第7位,外援的作用可谓立竿见影。

再看三镇与泰山的争冠大战,恰恰得益于两支球队的外援在赛季初就较为齐整,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逐渐进入角色,在球队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整个赛季中,三镇与泰山是两支进球最多的队伍,前者攻入91球,刨除最后一轮因天津弃权的3比0,88个进球中,马尔康一人攻入27球,成为赛季最佳射手;戴维森则以18球排名射手榜第4;埃德米尔森也贡献了11球;斯坦丘则是打进10球。四名中前场外援的总进球数就达到66个,如果再加上中后卫华莱士的一个进球,三镇外援过去一个赛季总进球数为67个。除三镇与泰山队外,2022中超积分榜上进球最多的就是浙江队,共进64球。(如果不计算对手弃权,则为61球。)也就是说,仅三镇四名外援的进球总数就超过了其他16支中超球队,这是以前未曾有过的现象。

山东队赛季总进球数为87个,刨除两场因对手弃权而被判3比0取胜,实际比赛的进球总数为81个。这其中,新引进的巴西前锋克雷桑以25球名列中超射手榜第二;巴西人莫伊塞斯则以13球并列射手榜第7,但在助攻榜上则以16次居首。而费莱尼、孙准浩、贾德松等三名外援因为伤病或代表韩国队出战世界杯赛,状态起伏不小,三人总进球数也就只有8个。这也使得球队最终未能抓住机会超越三镇队而卫冕成功。但即便如此,这几名外援的46粒进球也占据了球队总进球数的一半多。

需指出的是,联赛第二阶段比赛中,三镇连续出现意外输球的情况,这为泰山追赶创造了条件。第一阶段,三镇9胜1平,积分遥遥领先。但第二阶段恰好赶上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日,罗马尼亚国脚斯坦丘不得不返回国家队参加欧国联比赛,再加上马尔康、华莱士等外援的受伤,这使得三镇队的领先优势被泰山队缩小到了1分。而这也恰恰说明了外援在三镇队上演升班马奇迹中的重要性。

同样能说明问题的还有浙江队。作为另一支升班马,浙江队能够在过去一个赛季获得俱乐部有史以来的联赛最佳排名,并在时隔12年后重返亚冠赛场,同样离不开外援的作用。尽管中后卫卢卡斯因伤回国、缺席了后半段的联赛,但马修斯、弗兰克、穆谢奎以及埃沃洛等四名中前场外援表现一样出色,全队五名外援赛季总进球46个,与泰山持平。其中穆谢奎则以18球与三镇的戴维森并列中超射手榜第四位。

同为升班马,成都蓉城最终跻身前五名,恐怕也离不开外援所起的关键性作用。在全队49个进球中,罗穆洛攻入12球,在中超射手榜上排名并列第10位;而先前一直被称为“水货”的费利佩则在联赛后半段更多被当作后手,结果替补出场后有7个进球,创下了替补球员单赛季中超进球最多纪录。再加上金敃友的4球、萨尔达尼亚的3球以及中后卫温德比希勒的1球,外援总进球数为27个,同样占据全队总进球数的一半以上。

上赛季第一阶段联赛中一度排名第三名的河南嵩山龙门在前10轮比赛中攻入23球,不得不说与多拉多、卡兰加、阿德里安等外援的出色表现有很大关系。但进入第二阶段恢复主客场制后,由于多拉多的不冷静,对裁判的无厘头举动导致禁赛处罚。虽然球队新引进了西班牙外援皮纳和阿根廷前锋卡利略,但与卡兰加的默契不复存在,攻击力受到了很大影响,球队的排名也从第3滑落至第6名。最后阶段,尽管球队的表现有所起色,但还是未能抓住机会让俱乐部在联赛中有新的突破。

至于新赛季前曾被认为最有可能与泰山掰手腕的海港队,在中超最大牌奥斯卡缺席后,整个队伍的进攻明显找不到感觉。尽管“二转”期间引进了阿根廷人巴尔加斯、卡隆等新外援,再加上武磊的回归以及蒋光太的助阵,但这实际上等于球队全面另起炉灶。虽然最终与浙江队同分,但还是因净胜球少而排名第四,尚未锁定下赛季的亚冠联赛资格。

另一支豪门队伍国安2022赛季成绩也很不理想,尤其是在俱乐部成立三十周年之时,球队连亚冠联赛附加赛的资格都未能拿到,这恐怕同样与赛季之初的外援较为失败有关。阿德本罗从瑞典来到国安后,明显水土不服,再加上受伤病困扰,与赛季初的期望相去甚远。而克罗地亚前锋达布罗更像是一个“水货”,无论如何也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名身价接近200万欧元的外援前锋。反倒是张玉宁更像是一名外援,整个赛季斩获19球,在中超射手榜上排名第三。

得外援者得天下。这其实自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展开以来,一个不可逆转的现象。上世纪90年代也就是老甲A时代,外援作用还不算特别明显。但是,随着联赛的发展、各队投入资金日趋增多,中超靠外援的情况就愈演愈烈。

中超靠外援并不是什么罪过,不仅仅中超联赛如此,洲际赛场上更为明显。特别是亚冠赛场上,这些年来随着西亚势力日益掌握话语权,亚足联为西亚诸强打破了外援限制,2023-24赛季的亚冠联赛中,外援将由现在的“3+1”变成“5+1”;至2024-25赛季,亚冠联赛将彻底放开外援限制。这也就注定了“亚冠靠外援”的现象将更为突出。

所以,中超联赛的衰退简单地归结为“金元足球”,恐怕还是不够全面,因为要搞职业足球就不可能不花钱。而且,中超联赛想要重整旗鼓,同样更不可能不花钱。问题在于如何把钱花值了?

金元时代真正可怕的不是烧钱引援,而是中间商赚差价太狠。正常情况下,一名稍好些的外援花二三百万美元或欧元就足够,但实际的成交价却可以突破千万美元或欧元,何故?利益各方必须从中分得一杯羹。最后老板们花钱搞球队,最后还不知道钱去了哪里。如果中国足坛不清楚这些“中间商”,中国职业联赛乃至整个中国足球都很难有翻身之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