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是为了世界杯!因足球而疯狂被写进了每一个南美球迷的基因里

活着就是为了世界杯!因足球而疯狂被写进了每一个南美球迷的基因里

“上海80后女子辞职去卡塔尔看世界杯”、“90后北京小伙辞职花光积蓄去看世界杯”、“25岁小伙辞去公职去看世界杯”……这些冲上热搜的新闻成为中国球迷的焦点话题。

其实,对于那些来自南美的球迷们来说,辞职看球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情。足球是他们生活的全部,世界杯是他们每四年一次的朝圣之旅,日常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出现在每一次的世界杯现场。

这次追随着梅西来到卡塔尔的阿根廷球迷马特朗格洛说道:“到这里看世界杯我用上了四年的积蓄。每个月我都在为这个梦想存一些钱,不管发生什么,不再做买车买房之类的事情。这是一个梦想、一种热爱。很多人会说,他把钱花在了卡塔尔,而不是拥有一套房子。而我会说,他们有房子,但他们去不了世界杯。”

上一届俄罗斯世界杯,来自南美的球迷是俄罗斯各个世界杯举办城市街头最大的球迷群体,他们几乎无处不在,人数更是远超其实离俄罗斯更近、比他们更富有的欧洲国家球迷。当最终欧洲球队垄断了四强,拉美球迷全体撤离之后,整个世界杯感觉一下子就变得清净了许多。

去现场看世界杯并不只属于有钱任性的人,没钱一样可以任性,就像疯狂的南美球迷。

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时候,一位在社区球场和中国记者们一起踢野球的乌拉圭球迷就曾介绍过他是如何能够来看世界杯的,“世界杯是我打工唯一的动力。工作四年钱的差不多就够出国看一次世界杯了,当然巴西比较近可以省一点。世界杯结束后,我会再去找一份工作干四年,攒够钱了又可以看下一届世界杯,一直到我死。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是这样的,足球是我们生命的全部,只要活着世界杯就不能错过。”

但如今随着南美大陆的经济不景气和严重高通胀,球迷们前往世界杯现场的成本变得更高了。

比如,为了防止世界杯期间阿根廷球迷的出国看球导致外汇大量流失,阿根廷政府甚至对海外旅游和消费实行了资本管制,并单独设定了一种”卡塔尔美元”汇率。目前,美元兑阿根廷比索的官方汇率约为158比索,而在”卡塔尔美元”下汇率,需要逾300比索才能兑换1美元。这直接让阿根廷球迷在本届世界杯上的开销翻了差不多一倍。

所以正如之前提到提到的那位阿根廷球迷,他在国内买房的钱也许真的只够看一次世界杯。

但这依旧无法阻止阿根廷的球迷前往卡塔尔看世界杯的热情,比如就有球迷提前几个月到卡塔尔,直接在当地打工,这样既可以赚到钱看世界杯,还能避免在汇率上的损失。

打工四年还是不够前去现场看世界杯怎么办?或者是找不到工作呢?球迷的疯狂也让银行家们看到了商机,很多南美国家的银行都有专门为球迷去世界杯看球推出的贷款计划。

像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前,西班牙BBVA银行的阿根廷分行就推出了一款期限为7年的世界杯看球贷款产品,旨在鼓励球迷们亲赴俄罗斯为阿根廷国家队加油助威。这项服务为球迷提供可以高达100万比索(当时约合4万美元)的贷款,可以分84期偿还。

尽管贷款利率却高达50%,而且等到全部还完2026年世界杯都快开始了,但这依旧无法抑制阿根廷人看世界杯的冲动。据当地媒体报道,这项业务推出后,该银行已经办理了超过一万笔贷款,借出了约十几亿比索。

“世界杯是一次宗教式的体验。尽管由于比索贬值和路途遥远,花费会很高,但依旧是一场值得的旅行。”贝托里诺,这位四年前贷了款的阿根廷球迷,不知道如今是不是一边在还着俄罗斯世界杯的钱,一边又出现在了卡塔尔世界杯的看台上。

阿根廷、巴西和乌拉圭这样的南美强队球迷还是幸运的,每四年都能有一次狂欢。其他那些偶然才能杀进世界杯决赛圈的南美国家球迷,就更加珍惜现场为了国家队加油助威的机会了,毕竟不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

卡塔尔世界杯揭幕之际,生活在澳大利亚的秘鲁球迷罗斯皮格里奥西,肯定会再一次对自己四年前的那一次的冲动感到庆幸。

上届俄罗斯世界杯上,秘鲁时隔36年重返世界杯决赛阶段。对于罗斯皮格里奥西这样一位经济窘迫的人来说,“买不到球票”、“无法申请世界杯球迷ID”根本就不算问题。辞掉了工作的他来到俄罗斯,从黄牛手里买到一张秘鲁和丹麦小组赛的门票,为了赶上比赛还用850欧元(近7000元人民币)雇了一辆出租车。

虽然疯狂的俄罗斯之旅让罗斯皮格里奥西花光了自己的全部积蓄,不过他丝毫不后悔,甚至根本不在乎秘鲁能否在世界杯中赢球,因为在他看来,真正的球迷就应该出现在那里,“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与在世界杯上追随自己国家队的球队相提并论。”果然,今年的卡塔尔世界杯,秘鲁队在最后的洲际附加赛中被澳大利亚队淘汰。

发源于安第斯山脉,流经南美诸国的巴拉那河,平静地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附近汇入乌拉圭河,向东流入大西洋,千百年来一直如此。

1930年7月30日,是第一届世界杯的决赛日,东道主乌拉圭对阵近邻阿根廷。

当天清晨,平静的巴拉那河上突然人欢马叫、万众欢腾,阿根廷球迷掀起一股强大的渡河风暴。当薄雾从河面上消失,金色的阳光把滔滔河水照得金光粼粼,4万阿根廷球迷从全国各地涌向巴拉那河的入海口,因为从这个入海口到达乌拉圭首都蒙德维地亚的路程最近。

阿根廷球迷们高举横幅、手执彩旗,有的乘船,有的索性泅渡。他们在河面上高唱战歌:“前进,阿根廷的战神,安第斯山的女神保佑你,你像一匹骏马,纵横驰骋。用利剑劈杀敌人,不战胜则死亡。家乡的父老用美酒等待着你们凯旋……”

1928年,乌拉圭队在第9届奥运会足球决赛中以2:1战胜了阿根廷队夺得金牌。这一次,阿根廷人决心要报两年前的一箭之仇。

只有200万人口的乌拉圭还从未没见过这种架势。乌拉圭政府为了避免发生意外,甚至不得不出动许多海军战舰前往保护和接应阿根廷球迷。

不过,第一届世界杯的冠军奖杯最终还是留在了乌拉圭,阿根廷人2:4输球,未能一雪前耻。

而更疯狂的是,乌拉圭阿根廷两国因为这场大战交恶。比赛结束后,乌拉圭政府下令全国放假,举国欢庆,人们狂欢,愤怒的阿根廷人则到处找乌拉圭人出气,最终导致两国断交五年。

发表评论